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财经 > 正文

金融圈2020跨年故事集(八):网红暴雷背后的故事-第6页

2020/3/31 9:11:00  编辑:  相关标签:
光明集团年底有近百亿债券到期,还是不可能还的,正在想怎么拖延呢,新冠疫情来了!那就索性都不还了吧!
债权人大会那天,基本上所有的大型金融机构都来了,甚至有金融人士自嘲:今天没到现场的金融机构,都不算什么大型金融机构。
媒体的长枪短炮架满了门口。胡六能先是慷慨激昂的畅想未来,又虎目落泪的痛陈创业艰辛,中间少不得抬出一位又一位来视察过的领导名字,据以表示光明集团举足轻重的产业地位。
最后,胡六能悲愤的说道:“光辉集团的前途依然光辉。相对于光辉集团千亿级的总资产规模,不到百亿的短期债务不足为惧。要不是新冠疫情影响了各下属企业的回款,今天也不会麻烦各位嘉宾屈尊到此。请放心,我胡六能拿个人信誉和D性承诺,一定会还款的!”
在场的债主们心里门儿清,胡六能说的都是漂亮话,一丁点诚意都没有。会还款是吧?什么时候还款,就明日复明日,明日又明日了。
某些机构心里不由得有些后悔,不该找媒体爆料,还不如私下协商。
不公开光辉集团的真实情况,还能要挟胡六能。只要返费给的高,总能忽悠接盘侠进场。一旦公之于众,墙倒众人推,挤兑起来,金融机构互相踩踏,胡六能反而成了最悠闲的那个人。
脸皮这种东西,犹如一层膜,只要捅开了,丢了一次,就豁然开朗,什么心理上的负担和压力都没有了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(行情600628,诊股)的大门。
在场的金融机构,在会场中乱糟糟的各执一词,始终达不成统一意见。最后,姿态都不由得软了下来,眼巴巴的一起望向胡六能。
胡六能呢?居然理都没理,挺直腰杆离开了会场。(待续)
温馨提示:信托最新动态随时看,请关注APP。
金融圈2020跨年故事集(八):网红暴雷背后的故事-第6页

金融圈2020跨年故事集(八):网红暴雷背后的故事-第4页

电话那头的李三思有点委屈:“节前咱们就承诺付利息,到今天还没付。金融机构信不过咱们了。不但信不过,还要起诉咱们,要处置抵押的土地。”
孙二蛋有点萧索,潦草的结束了话题:“起诉就起诉吧,不然金融机构背后的投资人,会吃了他们,反正到最后,判了也执行不了。抵押的土地要是能处置,我还会像现在这么苦?我这还有拆迁出来的2000多亩土地呢,价值近百亿,倒是有人买啊!春节前,某大地产的区域总还来签了框架,现在都失联了!
算了算了,金融机构想干嘛就让他们干嘛吧。他们闹的那么凶,都是做给投资人看的,一点实际用处都没有。真想帮投资人解决问题,就应该帮咱们解决后续融资问题。咱们有了钱,还能不优先还他们吗?”
挂断电话,孙二蛋向着不远处的山海银行Z市分行走去。山海银行是省财政厅下属的地方银行,对z市城投的支持力度一直很大。
偌大的山海银行z市分行,并没有营业。孙二蛋从后门上到四楼行长室,看到胡行长正在一个人喝功夫茶。
胡行长麻利的给孙二蛋沏了杯茶,双手一摊:地主家也没有余量。现在疫情影响,总行也没有正式复工,几个行领导和部门负责人都是轮岗,根本没法碰到一起开会,今年的贷款政策和给各分行的贷款额度也没定,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现在全行就在忙活一件事,统计存量客户里,疫情受灾情况,捋捋哪些企业没钱还本付息了,该展期的展期,该放流贷来给银行补到期利息的就补到期利息。根本不顾上新增贷款。

金融圈2020跨年故事集(八):网红暴雷背后的故事-第3页

苏菲制衣是Z市最高档的服装定制品牌,创始人是毕业于京城服装学院的研究生小苏。小苏凭借着学习来的先进设计理念和积累的进口布料渠道,回Z市创办了苏菲制衣,以成熟女性的中式旗袍和婚嫁套装为主打款。小苏的故事被Z市晚报报道后,小苏本人还是Z市的大学生创业先进个人!
孙二蛋只见小苏拿着一张白纸,正往门上贴。纸上写着四个大字:吉店转租。
小苏看见孙二蛋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,扭捏着说:“二蛋叔,高订服装都得顾客本人亲自过来才能量体裁衣,没法网购。我也没有什么积蓄,快撑不住了。
我想把店转让出去,自己回京城母校看看老师,找同学碰碰,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。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。”
孙二蛋把零星开门的几家店铺都走了一遍,收租的话,愣是没有说出口。
过了没两天,孙二蛋就收到了分管城投的李副市长电话:“二蛋,你怎么回事呢!Z市城投的子公司老区开投,被媒体给报道了!你仔细看看,事由是拖欠金融机构30万利息迟迟不还,你有没有出息?30万利息钱你能没有?主街上随便收两家店铺的租金还不够?”
孙二蛋心里窝火,拨通了老区开投董事长李三思的电话就开骂:“你老李就不能对金融机构晓之以情,说之以理?咱们现在受灾严重,根本没有钱啊。金融机构也真是的,但凡有点钱,只要媒体报道,我也能找个理由,挤出点来拨给你。现在账上是真没有啊,金融机构就算给市长写信,给省长写信,找媒体找到党报国社,我也变不出钱来啊。咱们这样捅出篓子给李副市长上眼药,以后还怎么开口寻求上级支持?”

金融圈2020跨年故事集(八):网红暴雷背后的故事-第2页

走进阿夏家常菜,这是一家经营了近二十年的老店,在Z市有口皆碑。店老板是夫妻俩,从夜市馄饨摊起步,起早贪黑,一步步积攒,终于在几年前,租下了主街上一家200多平的店面。后又经市电视台美食节目采访,被评选为了Z市十大乡土味道。
孙二蛋走进店,发现除了店主夫妻俩人,一位顾客也没有,服务人员也没在岗。妻子在拿着抹布一遍遍的擦着光洁如新的桌椅,丈夫在收银台玩着手机。
看到孙二蛋进来,男掌柜急忙起身迎接,紧张的陪着孙二蛋唠着家常。女掌柜有些雷厉风行的走过来,把抹布往桶里一甩,对着孙二蛋就抱怨道:“年夜饭全被退订了,储备的蔬菜也都烂掉了,十几万就这么亏没了,员工更是不敢雇了,也不知道这疫情什么时候才过去。
我们两口子辛辛苦苦这么些年,刚掏空积蓄,给儿子在省城买了房配了车。孩子有出息,当上了公务员。就是挣的不够花,我们老两口还得继续干下去,替孩子还房贷。
我看新闻联播,国家说要对小微企业提供支持。连万达这种民营企业都对租户减免租金了。孙总,咱们Z市城投,可是大国企,啥时候也给我们减减租金?”
女掌柜说完,看到孙二蛋面有难色,不由得叹了口气,搓着手,换了说辞:“孙总,大过年的,也到了交租金的日子了。但是现在账上真没有,您看能不能缓缓?为了给孩子买房,我俩把亲戚都借遍了,真没钱了。”
孙二蛋尴尬的笑笑,推说要公司班子集体决策才能定,转身走出阿夏家常菜,拐进了旁边的苏菲制衣。

评论 0条评论

期待你的神评论~
剩余200

全部评论(0
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~

    点击加载更多

    删除操作

    确认删除此条评论?
    删除
    取消